H2So4

长江水面写日记,愿你也能看见涟漪

灯光再亮也抱住你

想了一下为什么对E印象很深,可能是因为他的人物塑造和我心中果爹的塑造方式有些出入,当时看书的我在跟随让叔灵魂的反复堕落、洗涤、升华、一次比一次更接近天堂时就笃定了:这故事中的所有人都有两面性。让鲨自不必言,果爹一方面如此同情芳汀,一方面也斥责饥饿使妇女堕落;大段的笔墨描写马吕斯心灵高洁,为人真诚,然而笔锋又一转,指出他也一度是个空想家的苗子;飞儿崇尚自由但有时显得保守,古费拉克放浪如花花公子,但同时是个勇士,这是两句话间就交代给我们的;就连米里哀主教那样的圣人,都要被安排去见一面弥留之际的共和党人,“他对身外的头衔颇为不以为然,然而这次人家没有叫他主教大人,他又不满意起来”。我越看越笃定:除了...

氟老师:自信一点!雨果也没法复活来按头说你是错的,相信你感受到的东西就好了!

我:我感受到的就是我cp是假的!!!

我对大E:

朋友:画的什么

我:悲

朋友:我只认出一个安灼拉,其他人呢

我:?你不是看过书吗

朋友:没印象了

靠,但是我对ABC印象真的很深,我是一个人吗

男孩们又撑过了一个夜晚

算了不管了 我的命运握在我自己手中 知道这一点就足够了

ER最刀我的地方其实是世纪谜题安灼拉到底有没有正眼看过格朗泰尔。如果说我对感情的定义是双向才可成立,那就让我为推敲一段虚无缥缈可能并不存在的所谓感情辗转反侧算了,什么都可能是假的,只有R的信仰和我的失眠是真的

在这个耳机的一边突然坏了的夜晚想到一点事:我那时是出了考场被父母接走,在外面解决晚饭时就被逼着对了答案,从语文的选择题对起,当时百度的答案错了,对完就趴在桌子上哭,没有挨骂也没有安慰。其实正确答案出来以后发现是全对,综合和英语卡着最后的时间改的选择题也都改对了,从考前准备到等待出分,整个过程都很坦然,成绩公布那天睡过了早晨,刚刚摸索起来摸到鼠标就接到家人的电话,确实是高中以来最好的一次。当时我以为高考是世界中心话题,暑假过半还未结束,社交媒体依然满屏玩梗,今年却一条都没看见了,前两天晚上遛狗,又溜达到中学校门外,在印着考生须知的巨大告示牌前站了一会,我想起看考场时在教室里独自坐了一会,站在校门...

当时ao3获雨果奖时,转发里有位朋友说疲惫生活的英雄梦想,所有意难平的幻想乡,直接把我看哭

啊……

……一天多完全是乐情衬哀景啊……

调了透明度的平笔是sai最佳质感笔刷,没调透明度的平笔是混进工具箱的一坨屎

啊 好难受 越想我就越难受 啊

但是非自然死亡里的那段话真的好好啊——

“我们法医是现场的记录者,如果证据有瑕疵,是警方的失职——请不要再对我的员工施压了!”

就,Do you hear the people 代

之前看到有太太说同人文学会磨损作者的叙述功力,因为背景都给你提供好了。我感觉其实也会消耗读者的阅读和理解能力,比如现在在回去看忘得差不多的名著类作品,你知道吧,那个时代的文豪们普遍采取胶片还没有普及时的写法:事无巨细的描摹每一个人、每一个场景、每一个房间。有时大段大段是树叶如何铺陈在石砖上,窗框什么材料,有几个缺口,门有几个把手,多少裂痕,床头搁着一摞书,书上一个相框,相框由木头做成,里面是……经常看得我呼吸急促。同人作品不会这么写,它相当于提取了你最想了解的部分,全篇围绕一个中心,而在名著中想要获取相似的阅读体验我恐怕你要大段大段的跳过了,但这样又显潦草空虚。当然这种阅读能力降级的懊恼和作者...

我是真的很想恰车

我对原稿的结局里那句原谅我的看法就是E从来没有把R的任何一句话当真,这个人既然可以用怀疑嘲笑他的信仰,那么也可以用赞美嘲讽他本人。新井版的漫画里R说我比任何人都信仰你时E直接是一个受到冒犯的表情,简直可以说忍无可忍。R所有的赞美在他看来都是奚落、戏弄、变着法的嘲弄,以至于他对他愈发冷峻且无动于衷。直到最后一刻誓死都一齐时他才知道酒鬼所言非虚,那他就一直、一直都对他很残忍了,“原谅我。”这几年音乐剧的E对R越来越温和甚至温柔,不能不说一部分是演员们事先拥有上帝视角,完全知道格朗泰尔对安灼拉满心爱慕,演绎中也就带上了柔和的色彩,而我个人觉得如果维持这个结局,那原著中的E恐怕直到临死前都对此一无所知...

目前古费拉克给我的同人印象:让我们一起来帮助这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安灼拉

深夜查了一会两位原型,给我看沉默了

我对E的情感是这样:可以被乱枪打死,但不能被抹布。主要是抹他很无聊,中了八枪仍保有全部尊严的人,别的什么酷刑感觉都失去意义了,而抹布的意义就在于看角色的尊严被拉扯或践踏时的有趣反应——我觉得E就算面目全非人们都可以先他的脸面一步认出他是谁,就真的,很无聊啊,你要如何摘下一颗星,如何把神拉下神坛?

飞儿:?

说实话,实话就是我画安灼拉会上微博欧美模特ins搬运博主那找参考

四人约会

明天考试的朋友加油!

惹,想抹布桶

一张未平一张又起……

昨天还在跟友人说你谈的那些快餐恋爱就像我搞热圈得来的热度一样毫无意义,说明不了任何事,赞美全部属于角色,我什么都没有。所以所有因为我画了某个角色而不停投掷向我的赞美其实都会让我更加焦虑且烦躁,情愿你说喜欢我笔下的他也不要说喜欢我,因为抛开这个角色我本人的能力根本当不起这样浮夸的赞美,这得算是典型的“还不知道自己是否爱便宣称自己爱”,在我眼里是要被判刑的。同人让我介意的另一件事是有时两个人是否处于恋爱关系,这应该交给读者判断,但只要打上tag,一切判断灰飞烟灭,没有人会再去思考这种事了,说实话是少了很多乐趣

悬崖的婚礼

可以给同人让鲨点播一首好心分手

1 / 28

© H2So4 | Powered by LOFTER